交易登录 机构理财 指数投资 华安未来 客户服务 English
贺涛的平衡术
2016-06-13 01:08:50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号:

  贺涛不常发朋友圈,只是偶尔转发一些和投资有关的文章。不过今年初,他晒了两次照片,一次是他和儿子轮流抱着刚出生的女儿,笑得很幸福;一次是儿子在玩攀爬绳索探险乐园,他站在一旁从各个角度抓拍。


  “每天7点下班回家,我都会抽出1、2个小时陪小孩,他们睡觉了我再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这也是同事们感到最佩服的地方:贺涛作为华安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不仅管理多只产品,还要带团队,工作很满,每天却依然能挤出时间变身超级奶爸。


  2008年4月30日,华安成立了旗下首只债券基金——华安稳定收益债券基金,基金经理正是贺涛,这只基金他一直管理到现在。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2日,华安稳定收益成立以来回报率达到77.03%,年化收益率7.31%,2015年回报率高达10.8%,凭借持续稳定、优秀的业绩,在《中国基金报》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基金业英华奖”评选中,贺涛获得“五年期固定收益类最佳基金经理奖”。


  2015年上任固定投资总监之后,贺涛认为工作仍是以投资为主。“我必须要和大家有共同语言,这个共同语言就是投资。管理团队,其实就是让大家能更好地在一起就投资进行讨论、收获和成长。”


  工作和家庭之间需要平衡;管理团队,基金经理们之间也需要平衡;固定收益投资最难的部分,贺涛认为,也在于平衡各种风险。


  多年来,贺涛一直在修炼属于自己的“平衡术”,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他就像站在跷跷板上,努力去找到那个平衡点。


  高度


  贺涛最近在读《一炮走红的国家》,一本关于新兴国家经济史的书。“其实我对历史书籍很感兴趣,主要想看看这些国家怎么成长?怎么衰退?未来有哪些可能?从中有没有可以借鉴的。”


  “做投资不光要勤奋和专业,这些是最基本的要求,还要尽可能地把视野放得更宽一些,比如读读历史。投资是收集、分析信息然后做出判断,而信息的来源是多元化的。”他说。


  固定收益投资更是要把眼界打开。“投资债券的实质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分享实业成长的红利,因此回报率与宏观经济波动息息相关,现在经济处在转型期,实体的回报在下降,你却依然抱着高收益率的要求,这是不太切合实际的。”


  除了传统的债券投资之外,贺涛还兼顾着风险较高的可转债投资,而且他做得很不错。根据他的经验,“往往赚钱是在股市比较低迷的时候,没人去理这个产品,但如果放长到1年的时间来看,是会给投资者带来惊喜的。”他管理的华安可转债,2014年6月至2015年6月的累计收益率超过150%。


  多年专注的投资和研究,贺涛对于各种经济数据、行业数据信手拈来,他要求自己站在一定的高度去理解市场,洞察背后的周期和规律,不犯趋势性错误。尽管在他看来,“基金经理每天都在犯错,只不过做得好的基金经理犯的错少一点。”


  从学生时代到进入职场,贺涛这一路走得井然有序。求学时期,贺涛是金融工程方向的金融学硕士,毕业之后便加入长城证券做债券研究员,但在卖方做研究,他感到聚焦在投资上的精力有限,他希望自己能够一心一意做投研。2005年华安基金对外招聘固收团队,他当时就投了简历,如今贺涛来华安已经11年了,他陪伴和见证了华安基金固定收益团队从无到有,产品数量从0到26只,固定收益管理规模从0到725亿元。


  作为基金经理,贺涛也感到不小的压力和困难。“从业这么多年,还是能感受到业绩的压力。基金经理不光有智商,还要有情商。另外,对成功和失败的理解也很重要,如果太着迷于结果,可能做不好投资。”


  贺涛认为,固定收益投资最困难的部分是如何平衡风险,“一个组合里,有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也有信用风险,对于一只开放申购赎回的基金来说,你想要抓住平衡点,需要综合对信用市场变化、申赎变化等众多因素的判断,同时还要跑赢对手,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秘诀


  贺涛喜欢笑,有同事评价说,“涛哥是很有意思的人,经常笑。大家说起涛哥,全是好话,没有人说他不好。”


  尽管深受同事欢迎,但他认为自己并没有所谓的“管理哲学”:“其实每个人都很聪明,每个人的潜力都是无限的,固定收益投资很讲究团队合作,众人拾柴火焰高,每个人都需要有开放的心态。”


  华安的固定收益团队由23位专业人士组成,包括7位基金经理、3名投资经理、8位投资助理和研究员,以及5位交易员。他们从业经验相当丰富,核心骨干都经历过十年以上的市场历练,具备较强的大类资产配置能力和各子市场的判断能力。


  贺涛还会回忆起2008年发行华安稳定收益债券基金时的情况,作为基金经理,他几乎跑遍了全国,“当年去过全国很多地方推销,很辛苦,现在产品铺设越来越多,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何在基金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的同时还能保证业绩呢?我们推出了策略小组制度。”


  所谓策略小组,是将管理同一类型基金的基金经理组成一个小组,比如货币基金小组、纯债基金小组、保本基金小组等,小组内部会进行投资策略的讨论,基金经理们互相交流、分享意见。“所以我们双挂名、甚至三挂名的基金会比较多,其实这是团队力量的体现。”


  “我们团队强调的是,投资不要太激进,不要为了排名做投资,我们鼓励以绝对收益为导向来做,短期内可能排名不是那么好看,但拉长来看,效果会非常好。”贺涛说。


  事实也确实如此。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8日,华安基金固定收益部助理总监郑可成管理的华安保本最近一年、最近两年收益率分别达21.83%和76.41%,在同类50只和34只保本基金中均排名第1。2015年,华安保本更是以42.55%的回报摘得保本基金冠军。苏玉平管理的华安强化收益债券A、B最近三年分别取得了53.94%和52.05%的总回报,均位居同类155只混合二级债基前1/5。今年《中国基金报》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基金业英华奖”评选结果揭晓,郑可成荣获“五年期纯债型最佳基金经理奖”,苏玉平荣获“三年期二级债最佳基金经理奖”。值得一提的是,苏玉平已经连续两年蝉联“最佳基金经理”称号。


  进入2016年,债市黑天鹅频飞,违约事件不断,整体回报率下滑,但华安旗下的债券基金一直表现稳定,收益率位居市场前列。“现在要特别小心,投资需要淡化企业属性,聚焦于企业真实的经营情况、负债情况、偿债能力等。”


  贺涛认为,信用风险的上升其实有利于融资环境的正常化。“之前的信用市场是不正常的,信用利差很小,现在分化是好事情,有了正常的风险溢价,资源才能得到充分配置,这也为投资提供了机会。”


  2005年进入华安,贺涛参与设计了华安内部债券评级体系,这套系统为公司固定收益投资严控风险提供支持,犹如“金钟罩”让华安基金在债券投资过程中能较为有效地避开风险“地雷”。“它是完全独立于外部评级系统的,有时外部评级能给到AAA,我们这里可能不通过。”


  随着近年来经济转型和调整,贺涛发现通不过内部评级的债券的比率在逐渐升高,从20%、30%甚至到了40%。“这也造成了我们投资上的一些疑惑和思考,但最终决定还是要尊重系统。回过头来看,确实避免了很多风险。”


  该系统也挖掘了很多投资机会,“2008年发的很多地产债,很多人不敢投,但我们自己的评级体系显示没有什么问题,于是大胆地去投资,最终给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