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登录 机构理财 指数投资 华安未来 客户服务 English
华安固定收益部总监贺涛:打新基金转型固收 债市有望持续小牛
2015-07-20 09:00:00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号:

  随着IPO的暂缓,万亿体量的打新基金面临转型。华安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贺涛预期,经历股票市场的大幅波动以及IPO暂停后,市场对无风险利率的定义将逐步下修,固收类资金将重新流向债券市场,债市有望维持小牛局面,在此背景下,华安打新基金将以绝对收益策略为导向,聚焦债券投资。


  IPO暂缓对固收市场利大于弊 年内有望重启


  近期,鉴于市场出现大幅度震荡,监管层决定暂缓IPO。贺涛认为,此举对于固收市场的影响利大于弊。


  “对权益类市场偏利好,投资者心理层面可能感觉减少了一级市场对二级市场的资金分流;对固收市场有利有弊,但利大于弊,有利的是打新的暂停,降低了市场对无风险收益率的预期水平,低风险资金将回流债券市场,短期的弊端是部分打新产品可能会减持债券以应付赎回。”贺涛表示。


  贺涛指出,从A股历史上8次IPO暂停和重启的经验看,IPO暂停时间多数在3-6个月左右,且本轮IPO暂停并非由于新股本身或新股制度的问题,因此年内IPO仍有重启可能。


  “最差的阶段已经过去,后续市场或将进入震荡慢牛行情。”贺涛表示:“IPO暂停是为了稳定市场,市场正常后,股市的基本融资功能应该恢复,预计IPO或将于年内重启。”


  立足绝对收益 打新基金转型固收


  从产品影响上看,年内打新基金扩张迅猛,而随着IPO的暂缓,相当体量的打新基金将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亟待转型。


  “从总量上看,目前市场上比较典型参与打新的基金预计有300只左右,整体容量1.5-2万亿。”贺涛表示,华安旗下有4只打新基金,分别是新活力、安享、新动力和新回报。截至2015年二季度末,安享、新活力和新回报的规模也都在百亿左右,新活力的规模也超过50亿。


  在贺涛看来,打新基金定位是低风险产品,暂时不会考虑转型为股票型基金。由于三季度随着市场风险偏好下降,通胀维持低位,货币政策维持宽松,预计债市收益率将有所下行,债券投资应该有机会。


  “因此IPO暂停期间,在兼顾流动性和收益性的前提下,华安旗下打新基金将以利率债和中高等级信用债为核心构建组合,延续绝对收益的投资思路,聚焦债券投资”。


  统计显示,成立较早的华安新活力自2014年成立以来净值增长23%,今年以来增长8.95%(年化收益率接近20%)。安享自今年年初成立以来净值增长5.50%(年化收益率超过10%)。


  资金回流 债市有望持续小牛


  在贺涛看来,除了产品定位契合低风险的特征,打新基金转型固收、向债券投资靠拢的另一重要原因在于,下半年债券市场有望延续小牛行情。


  贺涛表示,基于三大因素,三季度债券市场行情可期。


  首先,宏观经济企稳或将晚于预期,特别在危机未解除之前,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可期。


  “目前看不到货币政策有转向的迹象,经济增速仍然处于底部区域,从实体层面仍然有降低融资成本的需求。在这种背景下,中高评级的信用产品将会有较好的表现,利率产品也有机会阶段性获得超额收益”。


  其次,大宗商品市场不振,通胀无预期,实际利率仍高,降低利率空间仍在。


  第三,打新资金回流债市,大类资产投资的切换或将成为债市走强的另一重要因素。


  贺涛表示,去年四季度以来单边上涨的股市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债券市场另一种非标产品,导致降准降息过程中,债券市场的涨幅不及预期。但在股市波动放大及IPO暂停的背景下,偏债需求的资金将回流债市,修复债券市场的基本面。


  三季度以票息为主要收益来源


  而在具体投资方面,贺涛表示,三季度将以债券为主要投资品种,以票息为主要的收益来源,通过杠杆和适当权益类的增强,争取为客户获得确定性收益。


  “从宏观层面来看,经济仍然面临较低速增长的大环境。虽然美联储加息或产生一定外部冲击,但中国央行拥有充足的政策理由和手段维持市场资金宽松,因此在排除结构性金融危机的可能后,流动性对资本市场和债券市场均不构成危险。”贺涛表示,在经历了股票市场的大幅波动以及IPO暂停后,市场对无风险利率的定义将逐步下修,固收类资金将会重新流向债券市场。


  据悉,华安固定收益团队的核心骨干都拥有十年以上的投资经验,具备较强的大类资产配置能力和各子市场的判断能力,对投资风险的控制能力较强,擅长绝对收益投资。3位债券基金经理各有所长,贺涛擅长转债和信用债投资,苏玉平擅长新股策略新股投资,郑可成则擅长CPPI保本策略投资。


  根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统计,截至2015年6月30日,今年以来华安固定收益主动管理能力排名全行业12/78,旗下9只债券基金今年以来平均净值增长率9.6%,在全市场名列前茅。


  “目前债市的风险主要来自于信用风险,随着经济的转型调整以及刚性兑付预期的打破,信用事件发生的频率加快。”贺涛表示:“我们将依托华安自主开发的信用评级系统,自下而上梳理个券风险,通过财报分析、公司信用事件跟踪以及加强个券的实地调研等多种手段控制信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