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登录 机构理财 指数投资 华安未来 客户服务 English
郑可成:债券的牛市基因
2014-12-08 08:40:49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号:

   近期股市强劲上涨,年初以来股债双牛局面告一段落,债券市场整体进入调整期,长达一年的债券行情是否就此结束?审视本轮债市上涨的基础,我们认为牛市基因仍然存在。


  首先,全球经济进入新常态,低增长、低通胀、宽货币成为长期状态。2009年,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提出New Normal(新常态)概念,即全球经济进入长期低速增长,并需要维持相应的低利率水平。从时间维度上看,发达国家进入新常态时,中国仍处于旧常态。直至2013年附近,中国才开始向新常态过渡。这种经济新常态表现为内外红利衰退,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换挡。


  在需求和供给两端,经济新常态的表现有所区别。在需求端,表现为人口红利衰退,储蓄率出现拐点,潜在增速下滑,劳动力比较优势丧失。从国际经验看,人口拐点往往意味着房价拐点。在供给端,则表现为全球化红利衰退,全球经济从失衡到再平衡,外需和外资从涨潮到退潮。


  其次,中国经济的增速波动下降,自2010年二季度以来,经济增速进入下降通道,并在2012年四季度以来,进入低波动时期。长期看增速向上的空间很小并且波动进一步降低。


  在旧常态下,基建+地产投资是经济增长的直接动力。新常态下,经济增长模式将由工业社会向后工业社会转型,创新将成为影响经济的关键变量,东部地区以消费升级和服务业为主要经济增长点,西部地区将以新型城镇化为主要动力。各项经济政策也将随之变化。财政政策的新常态表现为从建设型财政到服务型财政服务;货币政策的新常态则表现为保持定力、定向微调;供给管理的新常态则中国目前的经济减速不是简单的周期性现象,不能单纯依靠逆周期的需求管理,更重要的是打破供给端的瓶颈,寻找新的增长动力。


  再次,通胀处于长周期的底部。本轮通胀触底已经超过两年,但短期内仍难以看到出现显著回升的趋势。通胀动力由商品向服务切换,背后是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中短期来看,服务仍不能取代商品在通胀中的权重地位,因此整体通胀水平实际受到抑制。


  最后,扩大直接融资、加快资产证券化步伐是缓解目前金融体系风险的有效途径。这两个政策目标都离不开一个繁荣的固定收益市场。


  (作者系华安稳固收益债券、安心收益债券、信用增强债券基金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