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登录 机构理财 指数投资 华安未来 客户服务 English
饶晓鹏:买优质公司和行业轮动相结合 下半年经济持续复苏
2020-07-06 09:37:42 来源: 中国基金报 字号:

“做投资成功的路径有很多,对我来说,一是坚持买优质的公司,这是创造长期阿尔法的重点,对整体组合是战略性的;二是战术上采取行业轮动的操作思路,使得资产配置处于景气向上的行业。”最近华安基金经理饶晓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


饶晓鹏是行业资深老将,拥有超12年的从业生涯,他管理的产品历史年化收益率均超20%。今年7月华安聚优精选混合型基金新发,由饶晓鹏担纲。他表示看好经济的持续复苏下的结构性机会,但不同行业复苏节奏不同,重点关注消费、科技和高端制造领域,寻找估值合理的优质资产,也关注港股机会,采取稳定建仓策略控制回撤。


下半年经济持续复苏 看好消费、科技和高端制造领域

今年上半年A股走势较为波动,市场自3月底以来大幅反弹,如今再到3000点一线,投资者对经济和市场机会存在分歧。饶晓鹏认为,第一,下半年经济处于持续复苏状态,因为疫情前国内经济是高产能利用率、低库存的健康状态,尽管疫情打乱了节奏,但近几个月经济在逐步复苏,同时上半年财政、货币政策的效果尚未完全体现,预期财政还有2万亿以上债务发行,三四季度会逐步见效,未来复苏将更快;第二,虽然海外疫情还没控制住,但二级市场投资要看未来,美欧国家推出经济刺激方案,使得疫情对经济主体的冲击减小,还有美国的个人储蓄存款在疫情期间明显提高,对未来消费恢复有正面意义,这些对下半年出口有一定拉动作用;第三,下半年中国的出口份额有望提升,因为部分和中国出口形成竞争关系的国家疫情没得到控制,中国产业链的竞争优势会加强。


但饶晓鹏也提醒,疫情发生以后,货币环境整体比较宽松,市场部分板块的估值扩张较快,然而最近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开始上行,管理层进行微调,传递信息要避免资金空转,这是需要关注的,对于估值过高的品种可能有影响。


“这轮市场上涨的标的总体质地较好,一些公司所在行业代表未来经济转型方向,但有些股票估值已达到历史高分位点,导致未来收益空间被压缩。所以在投资上要从基本面出发,做收益和风险的权衡,长期来看市场会为公司的能力定价,而不会为一次性的收益定价。”饶晓鹏说。


饶晓鹏也认为,当前不同行业复苏节奏不一样,冷暖有区别。一是科技等新兴行业受疫情影响小;二是有些企业有订单,但因疫情没法正常开工,二季度后出现V型反转,中报可以看到业绩的快速恢复;三是有些公司还处于恢复早期,定价不充分,是未来可投资方向;四是一些行业公司由于竞争对手倒下,行业集中度改善,未来收入增加,也值得关注。


在投资方向上,饶晓鹏重点关注消费、科技和高端制造领域。他表示,在消费领域找一些估值合理的品种,比如可选消费、地产后周期消费产业;同时关注隐藏在传统行业的成长股,本身公司盈利能力ROE高,但由于不是市场热点、估值不高,随着经济恢复,企业竞争力增强,长期空间向上,比如小家电、汽车零部件。在科技方向,关注5G手机换机潮,渗透率的提高会支持产业持续发展,还有5G手机应用方面值得挖掘,但这些公司面临估值问题,需要结合本身质地进行筛选。另外新型制造是国家能力的重要方向,机器人、工业自动化这些标的估值处于合理状态。


此外,饶晓鹏称,还会关注港股的机会,这几年港股表现低迷,但随着中概股回归,香港氛围越来越好,恒指处于相对较低位置,可以选到一些好的标的去投。


均衡型选手的投资之道:长期持有优质资产和行业轮动相结合


饶晓鹏毕业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国民经济学专业,对经济增长、经济周期等领域比较感兴趣,出于对投资的热爱,2007年就投身基金行业,从研究员做起到基金经理。他管理的华安汇智精选两年,去年底发行,是业内首批逐笔计提业绩报酬型主动权益基金,面对春节前后市场或亢奋、或恐慌的复杂市场环境下,稳健建仓,取得了超过20%的收益率。

多年的市场锤炼,饶晓鹏总结出一套独特的投资体系。在投资方法论上,他笃信研究是有价值的,坚持买优质公司,是创造长期阿尔法的重要来源。“我刚入行时看工程机械,过去认为竞争力强一点的公司,但经过多年,市值领先同行很多,要选择有相对竞争力的公司,这是创造长期收益的路径。”

但他也表示,投资有竞争力、盈利能力强的公司也要结合市场和经济的环境看,“我们看重净资产收益率,但ROE高的公司并非任何时候增长快、股价强。一颗基因强大的种子也需要合适的土壤和气候才能成长为大树,通过行业轮动来调整组合配置,基本面是行业轮动的指南针。”

饶晓鹏是一位均衡型的选手,擅长多赛道投资,他将自己的投资框架分为战略和战术两部分,采取“核心-卫星”双擎驱动,一方面聚焦细分龙头长期持有,另一方面抓住景气行业阶段轮动机会。“人的理性是有限的,组合风格过于单一,则可能对未知风险的适应度低而造成回撤。作为基金经理要保持组合多样性,相对平衡,适应不同环境。”

在回撤控制方面,饶晓鹏说,首先,选择好的公司,是创造长期阿尔法的来源和控制回撤的好方法;再者,虽然系统性风险发生的频率较低,但仓位控制是最后的底线。“第三类风险是非强有效市场所有的,比如国内市场仍有羊群效应、跟风现象,导致基本面变化跟不上股价扩张,这类风险和基本面关系不一定大,通过量化模型来作为参考,平抑组合回撤风险。”